首页 >  将进酒Bar >  正文

【将进酒Bar】李白和杜甫,青天里太阳和月亮走碰了头

分享至

公元744年,天宝三载。对,就是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发生的那一年。

小说毕竟是小说,那一年发生的大事其实是另外一件——青天里太阳和月亮走碰了头。

乞归优诏许,遇我夙心亲

就在这一年,一场别开生面的大唐诗歌高峰论坛在洛阳召开。

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诗人、专家、高官齐聚一堂。

虽说“文无第一”,但主办方和观众还是想看到一场唐诗的“华山论剑”,安排当时的诗坛大V王维和李白坐在了一起。

(来源:摄图网)

看着面前的桌签,李白有点不太高兴。

邻座王维的桌签是“吏部郎中王维”,而自己的是“前翰林待诏李白”。一个“前”字,很是戳心。

王维落座,两人相对无言。

说来也是奇怪,李白、王维同是大V诗人,又都是701年生人,无论什么场合见了面,向来是连“久仰久仰”的客套话都没有的。

李白以为王维不喜欢自己,是因为玉真公主。

是,但其实不完全是。

王维瞧不起李白,是发自肺腑的。王维是科班出身的朝廷命官,一步一步考上来的。李白呢,连保送都算不上,靠炒作。

这就好比一个从小辛苦努力,考大学、考硕士最后又考了博士,结果往旁边一看,跟自己齐名并排坐着的,居然是个连小学都没毕业的“学术大拿”。

李白也如坐针毡,眼神不自觉地瞟向观众席。

观众席里一个青年男子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。

青年比自己小个十来岁的样子,很是单薄、瘦削。

观众席里有粉丝看自己,几乎是每一个论坛、每一场活动,甚至日常出街,李白都会遇到的事情。但奇怪的是,这个青年的眼神很是不同,仿佛有电流在跳动,李白感觉酥酥麻麻的。

论坛茶歇的时候,李白主动找到了这个青年,扫了微信。

“太白仙人”通过了“少陵野老”的好友验证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杜甫。”
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,路过的人只看到烟。但是总有一个人,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。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,后来,有了一切。

忆与高李辈,论交入酒垆

什么样的人能成为真正的朋友?

一样的年龄?一样的名声?一样的经济实力?

李白和杜甫告诉你,都不是。

李白比杜甫大11岁。44岁的李白当时是诗坛大V,33岁的杜甫才刚刚开始倒腾自己的公众号,阅读量可能都不过百。

李白是真的喜欢杜甫这个人,单纯觉得他憨厚质朴,而不是因为他有才。

在那个扔个酒瓶子能砸死好几个诗人的年代,李白没觉得杜甫有什么特别的。毕竟离杜甫封圣,和自己齐名,一起活成奥林匹克山上的宙斯还有好多年。

在李白眼里,杜甫还是个穷得跟鬼一样,需要自己精准扶贫的帮扶对象。

李白喜欢奢侈品、高消费,穿的衣服是“千金裘”,喝的酒也比杜甫贵很多,李白的酒“金樽清酒斗十千”,杜甫的酒“饮一斗,恰有三百青铜钱

(来源:摄图网)

杜甫曾问过李白,“李兄为何如此有钱?”

“我家里有矿。”

杜甫嗔笑,“讨厌!我是认真的。”

“我家里真有矿!”

李白没有凡尔赛,他是真有矿。他的故乡绵州(今四川省绵阳市)是著名的盐铁产地,他和父亲都曾是贩运铜铁的私商。李白在《宿蝦湖》里明确写到了采铅的事,“提携采铅客,结荷水边沐”,可知他熟知采冶之业。李白还曾滞居出产银铜的秋浦(今安徽池州),在那里经营铜铁生意。

任何浪漫、任何友谊的维系都是要有经济基础的。大胆猜想,两人喝酒撸串,再至后来自驾游,所有的经费都是由“矿二代”全权负责。

李白是热衷求仙问道的信徒,他听说山东、河北一带有仙人足迹,于是做好自驾攻略,邀约杜甫同寻。

那个秋天,是杜甫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。他裘马轻狂,跟着李白大哥到处浪,还在开封捡到了流浪汉高适。

李白、杜甫、高适,诗坛三曜相汇,顶礼相遇。三个人,从秋天走到冬天,一路找仙人、采仙草、炼仙丹。

一路浪漫得要死,也狂得要命。

李白一路欢歌,“让我们红尘做伴,活得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,共享人世繁华……

杜甫和高适则在一旁和声:“啊哈……啊哈……啊哈啊啊啊啊啊啊……

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行

在他们分开的一年后,杜甫到了衮州,李白又从任城赶去聚了一次。

这两个地方相隔百来里,杜甫一个微信,李白二话不说拎着家乡名酒五粮液跑去看望。

见到杜甫,李白吓了一跳,打了他一拳:“你怎么瘦成这个鬼样子了!衮州的菜不香嘛!”

世界之大,茫茫人海,来回过往的人群,在生活中交错,朋友间的每一次见面都弥足珍贵。

很遗憾,打那之后,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他们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,尤其是杜甫,对李白的思念真挚热烈。

(来源:摄图网)

他写诗“赠李白”“寄李白”“怀李白”“梦李白”“忆李白”。

他的《赠李白》是这么写的:

秋来相顾尚飘蓬,未就丹砂愧葛洪。

痛饮狂歌空度日,飞扬跋扈为谁雄。

萧瑟的秋天已经到来了,而我们两人还在漂泊之中互相牵念。以前相约像葛洪那样避世炼丹,看来只怕是一时空言。每日里痛饮狂歌徒然地抛掷掉光阴,我们这样飞扬跋扈是在对谁自命不凡?

无论是在春日,草木葱茏的时候;还是在秋天,凉风吹起的时候,杜甫都在思念李白。有一晚,杜甫的思念实在太强烈了,对李白写出了唐代所有诗歌里,男人写给男人的最热烈、最深情、最辣眼睛的诗句:

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行。

在当时,李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消解政治出局的痛苦, 而杜甫的首要任务却是尽早实现修齐治平的理想。

李白需要休整,杜甫需要前行。

渐行渐远中,友谊没有消解,而是随着阅历增多而加深了对彼此的理解。

李白不断修正着对杜甫的认识,会因为他的篇篇“10万+”而由衷欣慰;而杜甫也读懂了李白不是真的“痛饮狂歌空度日”,而是“佯狂真可哀”,最终成为李白真正的知己。

最后的日子里,李白总是回忆起和杜甫一起喝酒的时光。

同行不是看去哪里,做什么事,而是要看和谁一起;喝酒也是一样,即使喝的是五粮液这样的传世美酒,也要看是和谁同桌对饮,对的人,才能喝出最厚的滋味。

他总是忍不住给远方的杜甫发微信,抱怨没杜甫共饮的落寞:

太白仙人: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

对话框立刻显示“对方正在输入”……

这个叫“少陵野老”的男人秒回:“何时一樽酒,重与细论文?

有人说,杜甫对李白的爱深,李白对杜甫的爱浅。

其实不然。

不知你是否也能读懂“借问别来太瘦生?总为从前作诗苦”的背后,李白对杜甫满屏捏脸式的心疼?

闻一多在《唐诗杂论》里说李白和杜甫的会面是“青天里太阳和月亮走碰了头”,在文化史上仅次于当年老子和孔子的会面。

这“太阳”与“月亮”的“碰头”,真的就输给老子和孔子的会面吗?

公元762年,“太白仙人”的朋友圈永远停止了更新,只有“少陵野老”的头像还亮着。

朋友之间,被留下的那个人最难过。都说杜甫晚年贫困,其实在精神上,他承受的痛苦更重、更深……

(来源:摄图网)

夫人之相与,有点赞之交、莫逆之交、君子之交、泛泛之交、八拜之交、生死之交、患难之交、贫贱之交……

笑什么又哭什么,换个名字写的就是我们自己。

天下达道是为和

单音不成乐,独木不成林。

“和”是中国哲学最为推崇的“天下达道”。“李杜”友情之所以没有在时间里走散,就是因为志同道合。

君子和而不同,如果他们当中任何一人停滞不前,都不可能在多年后比肩成王。这样的情谊弥足珍贵,值得后世永远歌颂,也是中国传统和美文化的代表。

恰如一杯五粮琼浆,融合天、地、人之和,融合高粱、大米、糯米、小麦、玉米五谷之和,和谐包容,美美与共,华夏之达观,跨界而来,交相辉映。


责任编辑:徐丹宁
相关推荐

关注中国财富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APP客户端

手机财富网

热门专题

ag12亚 - 登录平台 http://www.jsol365.com http://www.dingniugu.com/article/11381.html http://www.dingniugu.com/article/11374.html http://www.dingniugu.com/article/10218.html http://www.idandange.com http://www.riafax.com http://www.dingniugu.com/article/10894.html http://www.dingniugu.com/article/10271.html http://www.wyfhb.com http://www.huoyuan12580.com